克里斯的小灿妮

不管结果如何都希望你们一直一直坚强下去!生而无畏,战至终章

各位大大啥时候能更那篇难道我又我又初恋了。 是超想看后续了

少年行至此 番外【评论有全文链接】

伍时四刻:

番外一 董思成的日记


选段


01


……


在玹又陪我去图书馆了。跟道英哥打听了一下才知道,他们学声乐的没有什么太重的学业负担,他三天两头陪我泡在图书馆,也就是看看闲书,其实本来他可以用这些时间去跑演出,赚点零花钱的。


……


02


……


今天去在玹家里坐了坐,叔叔阿姨人特别好,也很开放,跟他们聊到现在很多社会话题,他们的想法居然都跟年轻人差不多。我猜他叛逆期的时候一定没有挨过揍。


听他们说了很多在玹小时候的事,原来他以前在美国生活过四年,怪不得英语这么好,看来下次要让他给我补补。如果他不像英浩哥一样不靠谱,什么都靠语感来猜的话,我的大英还是有希望的。


……


03


……


我觉得我好像有点喜欢他。


……


04


……


他也太单纯了,除了傻白甜的悠太哥以外,他是被整次数最多的。不过道英和小十真是套路满满,每年愚人节都有新花样,从来不炒冷饭,真是佩服佩服。


……


05


……


泰容哥和英浩哥毕业了。真是不敢相信,虽然他们已经实习了很久了,可真正看到他们戴上博士帽拍毕业照的时候,才有了他们即将离开校园的实感。


……


06


……


如果我在旅行的过程中跟他告白会不会太草率了?


不过主动的一方在感情中才能掌握主动权嘛,他可能会被我吓到,哈哈哈哈。


……


07


……


和妈妈谈了很久。虽然在她看来我这份感情是离经叛道的,但她没有像爸爸一样那么反对。


不过我可能确实需要好好理一下自己的想法,也许离开他的无微不至、随时随地的温柔以后,我会突然发现我的感觉是错的,也许我只是贪恋他的好,也许我没有那么喜欢他。


也许他也没那么喜欢我,也许他也觉得这是不容于世的感情,所以才没对我明说。


也许他会渐渐忘了我,这样两个人都没有负担了。


去美国也不错,去看看他生活过的地方是什么样的。


……


08


……


跟我合住的是个很可爱的弟弟,很多事情都要麻烦他,真是不好意思啊。


……


他们找不到我肯定很着急吧。


有时候真的很恨我自己,总是在向爸爸妥协,可是反抗又能怎么样呢,他手段那么多,高考不顺他的心他都能让我多读一年。胳膊终归是拧不过大腿的。


……


09


……


彻底分开来真的可以想明白很多事。


道英、小十、悠太哥、泰容哥、英浩哥,对不起,在我决定要不要继续喜欢他之前,只能和你们先断了联系。


这样看来我真的很自私啊。


……


10


……


他应该有在好好读书吧。


……


11


……


道英果然是天生歌手。


不过真没想到泰容哥会去演戏,还签了成悦,老爸还真是喜欢去音乐学院招人啊。


那他呢,有在好好读书吗?两个好兄弟都不在学校了,他会孤单吗?


……


12


……


他也要往演员方向发展了吗?这张脸确实很适合大荧幕,希望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喜欢他,希望不要有人讨厌他,希望他能做自己喜欢的事。


不知道小十、英浩哥和悠太哥又在做什么?


……


13


……


我果然还是喜欢他,即使过了一年多还是喜欢他。


泰一哥问我有没有什么一直在坚持的梦想。


18岁之前我把跳舞当成人生最重要的事,可是爸爸不支持我的想法,瞒着他偷偷考舞蹈学院也没成功,最后被逼着参加高考,一次考不好再考第二次。在这件事上我妥协了。


现在想想,放弃中国舞之后我也习惯了这种生活,把跳舞仅仅当成兴趣,把学业放在首位。


如果说中国舞算我坚持过的梦想的话,那他算是第二个吧,不过我还没打算放弃,至少我要再等几年,等到我被放回家后再决定要不要放弃他。不过假如到时候他不喜欢我了,那我也不见得舍得放弃,单恋也是一种美好的感情。


在这件事上我不想妥协。





郑在玹靠在床头,逐字逐句地读董思成的日记,大宝贝就躺在他的肚子上做着腿部伸展运动。


“小十和悠太的舞蹈工作室太好了。”


“你喜欢吗?”郑在玹一边跟他搭话,一边认真地品味着理科生的文字功底。


“嗯,我以后要经常去。不过太久没跳舞了,肌肉居然有点酸痛。”


“悠太哥没有给你捏捏吗?”


董思成翻了个白眼,对于恋人幼稚的玩笑很无语:“他倒是想,我能好意思让他这么做吗?”


拉伸完后,他从床上坐起,靠到郑在玹旁边玩手机。


“为什么在日记里你对我的称呼从‘在玹’变成了‘他’?”


“这不是发现自己喜欢你以后要写点肉麻兮兮的话吗,再叫你的名字就很奇怪,好像我当面在跟你说什么情话一样,反正我是不好意思这么写的,所以就用‘他’来代替咯。”


“这里写得豪情万丈的,”郑在玹指着“我不想妥协”几个大字,笑着问董思成,“怎么你回来之后拖了这么久才下决心呢?当初的豪言壮语去哪儿了?”


董思成不屑地侧目,冷哼了一声:“某些人还没有我勇敢呢,好意思说我。更何况理想和现实总是有差距嘛,写得时候自己爽了就行,哪会想这么多。”


郑在玹心虚地揉了揉鼻子,无言以对。


他连忙转移话题:“那你爸是怎么看到你的日记的?这种隐私的东西不是应该好好收起来吗?”


这下轮到董思成不好意思了:“你也知道我这个人有时候不太靠谱,我那天写到一半去接水,正好我爸进我房间给我送水果,然后就……”声音越来越低,最后戛然而止,董思成挠了挠后脑勺,余光瞥到郑在玹在憋笑,他忍不住上手拍了身边人的上臂,理直气壮地训他:“怎么了,有意见?”


“不敢不敢。”


郑在玹怎么也没想到,所有波折的开端居然是因为一杯水。不过假如没有这件事,他和董思成会怎样呢?也许还在互相默默喜欢着却又不敢将爱宣之于口。


“感谢你去接了水。”郑在玹正色道。


看他若有所思的样子,董思成轻轻撞了撞他的肩:“想什么呢?”


“你接的水是什么牌子的?我以后就喝这个牌子的水了。”


上一秒还神色严肃的人这一秒又不正经了。


董思成翻了个白眼,配合他开玩笑:“自己家烧的水。你要不要买个同款烧水壶,再搬到我家隔壁接同一根水管?”


“好啊,我正有此意。”



番外二 马克的少年心事


李马克在一个人在美国空荡荡的房子里住了两年,除了晚上和周末来做饭打扫的阿姨外,基本没什么来客。终于在他高三时搬来了一个大他两岁哥哥,而且也是个中国人,这让他激动了足足一个礼拜。


不过这位哥哥有点内向,听人说话总是懵懵的,马克不放心他,所以到哪儿都陪着他。


这位哥哥也很可爱,一举一动都看起来像个孩子,小名“昀昀”也让人觉得萌萌的,马克有时候甚至感觉自己更像个哥哥。不过了解之后才知道,这是位内心很成熟的哥哥,看问题通透又有主见。因此除了不由自主的关怀以外,他又对哥哥多了一丝敬佩。


两人相熟的契机是在昀昀哥哥的生日那天,吃了蛋糕后不知怎么就开始谈心了。哥哥喝了点酒,虽然喝得不多,但也有些许醉意了。借着酒劲,他把自己的心事一股脑儿全说了,马克听得很认真,心里却有些慌乱:怎么办,万一昀昀哥哥酒醒了以后不记得他跟我说过这些事了,我要装傻吗?可是我藏不住事啊。何况我知道了他这么大的秘密还假装什么事都没有,这也太过分了吧。


马克心里打着鼓,一整夜都没睡好。


第二天早上起来,他还没想好怎么跟昀昀哥哥坦白他昨天听到了不得了的事情,对方就大方地跟他道了歉:“对不起马克,跟你说了这种事,你如果接受不了也没关系,有什么话可以直说。”


马克连忙摆摆手表示没有这回事:“没有。昀昀哥哥,其实我很佩服你的,你敢于直面自己的内心,敢毫不隐瞒地跟别人说。我一直觉得就应该要用这种坦荡的态度去对待每一份感情。说真的,我很respect you.”


只是后来不知道为什么,他对昀昀哥哥的感觉不太对,不仅仅是敬佩,又多了点讲不清的朦胧,变成了他也弄不明白的感情,他觉得这就是喜欢,于是他非常郑重地对初恋对象告白了。


“马克你想清楚了吗?你真的觉得你喜欢我吗?”对方是这么回答他的,“想对一个人好和喜欢一个人是不一样的。”


即使对方这样拒绝了,马克还是固执地认为自己是喜欢他的。


但他也从没想过要得到回应,只是尽自己所能去照顾对方,以及后来和对方喜欢的人第一次见面时,自己也毫不避讳地打量他,确认他是个还不错的对象后才稍稍放心。


直到后来见到黄仁俊,他才恍然明白昀昀哥哥的话,“想对一个人好和喜欢一个人是不一样的”。原来如果他李马克喜欢一个人,是绝对不会甘愿默默付出的。


马克清楚地记得,再见到黄仁俊的那天,他一个人坐在小板凳上嘴里嘟嘟囔囔地背着台词,周围没什么人,应该是特意找了个安静的地方。


东赫叫他名字的时候,他一下转过头,像个小动物一样小碎步跑过来,一把抱住了东赫。嘴上埋怨着“你怎么才来,等你好久了”,可脸上的笑却怎么也止不住。


他拉过东赫,把他摁在软皮座椅上,自己则还是坐在矮矮的小板凳上,仰着头对东赫说个不停,是个十足的小话痨。


马克完全被无视了,被两人晾在一旁的他无措地站着,眼神落在那个在轻声和东赫分享秘密的人身上,怎么也挪不开。


自己见到黄仁俊的第一眼就认出他来了,他好像没怎么变,还是软软的容易害羞的性格,东赫逗他两句就会不好意思。但好像也变了不少,比起小时候长高了很多,也瘦了很多,大概是拍戏太辛苦,看着有点憔悴。


他看起来很依赖东赫,是不是因为家里没人照顾他,他经常去东赫家玩的缘故?


他们聊了五分钟,马克就站了五分钟。


聊到一半后东赫才良心发现,让马克自己找个椅子坐下。


“仁俊,你还记得他吗?我堂哥李马克,初二寒假来我家住过一个月的,你们玩得可好了。”


黄仁俊从矮凳上站起来,点点头和马克打招呼。他表情淡淡的,从头到脚都透露着疏离,似乎并没有认出马克。


东赫笑嘻嘻地打圆场:“仁俊他对不熟悉的人就是这样的,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养成的习惯,马克你别介意啊。”


马克也以为仁俊对他冷淡是因为不记得他,但后来在玹请客吃饭,仁俊借口身体不舒服推掉了,马克这才明白过来,他不是不记得,是在刻意回避自己。


马克是在他初三那年寒假去东赫家玩的,到的那天泰容正带着两个孩子在打游戏,一个是李东赫,另一个就是被东赫父母暂时领着的黄仁俊。


他从小在美国长大,偶尔放假才跟着父母回中国,而泰容从小学起就交给奶奶和叔叔带了,一直住在叔叔家,所以跟东赫玩得来些,和隔壁家的小仁俊关系也很好。仁俊爸爸经常不在家,就拜托东赫父母帮他带孩子。可以说仁俊也算半个李家人了。


花季雨季的年纪,总是很容易产生些懵懂的感情。


仁俊比较认生,性格也很内敛,个子比起同龄的男生要瘦小许多。大概是天生性格外放的东赫总把他护在自己身后的缘故,他对人说话时带着戒备,却又格外柔和,像个初生的小动物幼崽,这让马克情不自禁想亲近他。


之后几人出去玩时,牵着黄仁俊的人从东赫变成了马克和东赫,一边一个,把仁俊护在中间。仁俊要是跟哪边多说几句话,另一边就会不高兴。


东赫完全把仁俊看成自己养着的宝贝,从小就这样。如果仁俊哪里磕着碰着了,他自己还没说什么,东赫就先替人哭起来,结果被泰容调侃“小哭包”。


和细心喂养仁俊的东赫不同,马克还存着些别的心思。他自己也不明白这是种什么感觉,只是一见到仁俊对东赫笑得开心,心里就堵得慌,所以到后来,他就尽量离这两人远一点,免得自己忍不住对他们发火。


仁俊很敏感地注意到了他的刻意疏远,私下偷偷问他怎么了。


“马克哥,你是不是心里有什么事?怎么都不跟我们一起玩了呢?”话语中带着半分小心半分失落,他无辜地眨着眼,黑色的眼珠里盛满了委屈,看得马克的心一颤一颤的,恨不得抽自己几巴掌。


“没有。只是我马上要回美国了,不能跟你们一起玩了。”


仁俊眼里的光瞬间灭了。


“这样啊,没关系的,等你放假了还可以来找我玩啊。可惜我没有手机,不然就可以和你联系了。”即使心里万般不舍,他还是第一时间安慰马克。


知道仁俊家里条件不好,马克也不强求他什么:“放心吧,我会找你的。”


突然仁俊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似的,用力点了点头。


“马克哥,我以后想当演员,这样即使我们俩不联系了,你只要在电视上看到我就又会想起我了,然后你就可以找到我了。”


“好啊,就这么说定了。”


十几岁的少年总是轻易许诺,约定张口就来,说得信誓旦旦,好像是什么不得了的海誓山盟,转眼就只记得今天吃什么这种琐碎的小事,而那些还未实现的约定就渐渐被遗忘,石沉大海。


在马克初中毕业后他父母回了中国,留他一个人在美国逍遥,他虽然很自律,也免不了偶尔和朋友玩通宵。青春期的生活太多姿了,只看眼前都让他感觉应接不暇,难以招架。


所以在马克和仁俊重逢前,他早已忘了记忆中有过这么一个曾令他心绪不宁的人。偏偏在见到那人的一瞬间,黄仁俊三个字冲上大脑,连同曾经和他的美好的约定,在他脑海中掀起层层波涛。


“你是为了我们的约定才当演员的吗?”这句话他还没来得及问出口,就被仁俊的冷淡拒之千里。


他自嘲一笑:你自己早就把人家忘得一干二净了,怎么还好意思问这种问题!


想起往事,他自然也想起了从前吃过的醋,和自己从没意识到的悸动情绪,那种少不更事时的生涩情怀在他心头重现,让他无法专心于其他事情。


丢了魂似的游走了两天后,他问东赫要了仁俊的电话,主动联系对方并诚恳地道了歉。仁俊从小就好脾气,当时就原谅了他,可他没敢再问仁俊当演员的初衷。


只是他万万没想到自己是那个被告白的对象。


听到仁俊羞涩地说出那四个字时,他差点没忍住从椅子上跳起来。


贯彻“对待感情要勇敢坦荡”的原则,他把仁俊领回家,让仁俊公开自己和他的恋情,并在公开后时不时去他工作现场做田螺少年,凡是认识黄仁俊的人都知道,他有个快把他宠上天的小男友。


对于这个说法,东赫是很不满意的,本来他就很不情愿把自己养了这么多年的宝贝拱手让人,现在居然有人和他争谁更宠仁俊!


但看到仁俊越来越开朗的样子,他也不得不承认,有些事只有李马克能做到。


仁俊和董思成熟悉起来后,他那原本只有三个人的小世界里又多了一个疼他的哥哥,两人每次见面都会生出相见恨晚的感叹。而时常被忽视的马克和东赫只能有苦难言。


求问最喜欢的哥哥抢走了我最爱的宝贝该怎么办?在线等,急!!!!


END

猫狗排位日记-2017.08.29晚场(下)

猫狗排位日记:

猫狗排位日记目录


1、2017.07.14


2、2017.08.29 下午场(上)


3、2017.08.29 下午场(下)


4、2017.08.29 晚场(上)


——————————————————————


·推荐录屏指路


→猫神视角: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13972004/ up主:有颗糖豆子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13979102/ up主:猫神萌萌哒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14042791/ up主:QG电子竞技俱乐部


    前两个录屏都有部分缺失,结合起来基本可以补全。QG官方的录屏为完整版,但是声画严重不同步,录屏后期声音延迟将近10min,而且声音有点奇怪。


→伪装视角: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13977307/ up主:伪装Jungle大帅比


注:缺第六局,有卡顿。伪装全程未开摄像头。


——————————————————————


·一些写在前面的小说明


①本期为五排,因为连麦五排人数比较多声音比较杂,lo主只会选择性记录能听清的有猫狗参与的有意思的段落,猫狗的连麦五排虽然吵闹但非常有趣,极其推荐大家直接点开上方录屏观看。本文章只起帮忙抓重点的作用,若有不完善之处请大家体谅么么哒。


②电竞选手平常可能习惯性口头禅会带一点脏字,lo主出于个人习惯会尽可能直接人工屏蔽脏字望大家理解啾。


——————————————————————


 


    上一回咱们说到浪浪有事提前下车,伪装从身边抓了橘子上车,五排车进行了一次人员更迭之后重新发车,车队阵容如下(括号内为所属战队)↓


【本期车队:猫神(QGhappy)-BlackCatJz;伪装(eStarPro)-我只爱熊熊;田春雪(DL火箭)-打野且背锅~/阿水Asea-;阿泰(XQ)-XQ丶AT;橘子(eStarPro)-橘橘橘Orange】


 


Waiting Time


#这样子的啊#



🐱:姜狗!


🐶:干嘛!


🐱:你来打把中单,我换个位置玩一把。


🐶:我怕我中单太强了。


🐱:哦,哦,这样子的啊。


🐶:哈哈哈哈。


🐱:我有老夫子,我可以玩一把老夫子。


🐶:你玩大尺子吗?


🐱:大尺子是什么?


🐶:老夫子呀。



 


#真假橘神#


    上一把对面车队有一位ID叫做“野·橘神”,猫狗于是调侃起了我们的真·橘神。



🐶:橘神你什么时候去对面了?你看,野·橘神,你看。


🐱:(看弹幕)4587哈哈哈。


🐶:不是有真三国无双吗?真橘神,野橘神,嘿嘿。


🐱:快!叫橘神玩达摩。


🐶:嘿嘿,橘神进语音啊来来来。


🐱:问橘神玩不玩达摩。



    橘神委屈:我不要面子的哇???


 


Game 4


#你们到底要玩啥?#


    被临时拉上车的橘神大概在bp阶段就开始怀疑自己接受伪装老师的邀请上车究竟是对还是错了,此处bp大混战在b站有一个非常清晰的带台词剪辑版本,指路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16232318/ lo主在这里只帮大家抓一下文字版,请务必戳进上方剪辑直接感受一下最后交换英雄时是多么的混乱,啾咪。



🐶:我这把玩中单白起。


🐱:哎呀,你玩个正常的中单。



    对方一选火舞。



🐶:哎呀,被抢中单了,我玩芈月吧。


🐱:有芈月的,你玩芈月去吧。你们有没有人打辅助?


田:我打我打我打。


🐱:那我玩这个(曹操)去了。


🐶:我先抢木兰吧。


🐱:(改选芈月)那就这样拿吧。



    此处插入前情提要,猫本局想玩上单,此处狗抢木兰代表猫需要玩木兰。但是盆友们!想必大家一定还记得!猫!这个号!根本就没有木兰!突然醒悟的猫发现已经为时太晚。



🐱:我没有花木兰,兄弟!


🐶:你没有花木兰,你玩个P啊。你玩芈月上单吧,啊?


🐱:你别逗我。


🐶:你芈月上单吧,我怕你芈月上单要被狄仁杰锤爆了。


🐱:我芈月上单打不过狄仁杰的。


🐶:那你中单吧。


🐱:哎,给我个辅助!给我个辅助田春雪。


🐶:张飞张飞。


🐱:我没有这个,我没有张飞。孙膑,太乙什么的。鱼鱼鱼鱼!鱼!



    时间没来得及,田春雪已经锁定了孙膑。



🐶:这把要肉的呀!芈月打野吧芈月打野,孙膑中单,再来个鱼,刚好了。


🍊:那我玩什么?


🐱:你玩花木兰啊。


🐶:你玩芈月打野也行,橘神。


🐱:玩花木兰,橘神。


🐶:橘神你想玩哪个?


🐱:等一下!我想想我还有什么辅助。白起!


田:不要辅助啦。


🐱:保马可,给我个白起,橘神!


田:芈月打野,孙膑中单。


🐶:算了算了,阿泰……再来个辅助。


🐱:白起!橘神!白起!



    乖乖的橘神听了猫猫的大喊选了白起。接下来就进入了一个非常混乱的交换英雄环节,大家不要忘记戳链接观看,这段混乱的换英雄实在没有办法通过文字表述出来,毕竟在经过上面的一轮对话之后,我也不知道本局英雄阵容咋就最终变成了这样↓




    是不是觉得少了什么:)敢问看这套阵容,哪位盆友打野呢?


 


【本局阵容选择:猫神-芈月;伪装-孙膑;田春雪-白起;阿泰-马可波罗;橘神-花木兰】


 


#把我带走#



🐶:现在要杀谁,把我带走,我跟着你们。


🐱:kk,你跟着马可,马可是大哥。这把输出全靠马可的。



 


    所谓法拉利车队,就是即使bp时一团混乱甚至于连惩击都没带就出了门,一样可以在不到12min的时间内迅速结束战斗,给法拉利疯狂打call,最后请大家欣赏一下扛着水晶伤害也要将敌方赶尽杀绝的伪装老师。





🐱:你干嘛去呀!


🐶:杀他呀。


泰:666。


🐱:666。



 


Waiting Time


#外卖骑手#


    不知道是哪位小伙伴的麦有问题,一直有呼呼呼的回音。



🐶:谁在送快递啊?你们谁是外卖骑手啊?呼呼呼的。


🐱:哈哈外卖骑手。


🐶:哈哈哈。



 


    在经历了田春雪换星耀号和猫神找不到多人语音的几顿折腾之后,我们的车队终于在经过了漫长的十多分钟等待之后又一次……撞了拖米!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Game 5


#能不能暂停啊#


    这一局的语音仿佛中了毒,从最开始的猫猫找不到多人语音到后来伪装突然莫名退出语音,最后大家决定全体退出重新开语音结果——



🐶:喂


🐱:喂?


🐶:能听到吗?


田:可以了可以了。


🐱:可以可以可以。没拉橘神!


🐶:我拉橘神。


🐱:阿泰也没进来。


🐶:阿泰也没进来,完了。能不能暂停啊?



    exm这位盆友你以为你们在打征召吗?结果最后在田春雪重新拉了一次之后语音里面依然只有猫神伪装田春雪三个人,那还能咋办,就凑活凑活打呗,结果打着打着语音就剩了猫狗俩人,emmmm真是缘分呐。


 


#连个语音咋就这么难?#


    虽然两位老铁很有缘分,但是打五排分成俩语音也不是个事儿啊,于是伪装老师继续挣扎起了语音问题。



🐶:不在一个语音啊。


🐱:他们在一个语音吗?


🐶:好像是这样。让他们把语音……我心态要崩啦。


🐱:我们退语音挂他们的可以吗?


🐶:让他们退吧。


🐱:我不知道怎么搞。


🐶:我们都把语音退了,来。



    重拉语音中——


    结果重拉之后语音只有猫神和田春雪两个人,后来伪装又加了进来,那不是还是橘子和阿泰在另一个语音吗??所以你们这通折腾……毫无效果啊盆友!


 


#他们在针对我#



🐶:小心啦,我再把下路线带过来。


🐱:哇!好烦啊,不是我菜啊是他们在针对我。


🐶:就是你菜不是被针对了兄弟。


🐱:我是被阿泰针对了!阿泰吃了我好几波线,从我3级来,疯狂吃我线。



    不仅被敌方针对还被队友针对,比辅助钱还少的火舞宝宝非常委屈了。


 


    虽然语音分离导致中间一波团战差点被打崩,但是我们的法拉利还是顺风顺水拿下了胜利,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对于法拉利来说,语音都是浮云,意识才最重要呀盆友们。


 


Waiting Time


#被微信语音疯狂针对的车队#


    在经历了上一盘的语音危机之后,游戏一结束大家就重新折腾起了语音,结果经历了田春雪没进来——解散重拉——橘神没进来——解散重拉——橘神又没进来——解散重拉——田春雪又没进来——解散重拉——猫没进(猫猫表示自己明明进了可是为什么没有人听得见自己说话!)——解散重拉——终于成功了!!!


    为什么我们的法拉利车队会被微信语音疯狂针对?真相只有一个!因为橘神忘记关游戏语音了,各位盆友下次排位用微信语音的时候记得先关掉游戏语音哟,不然就会经历和我们的法拉利一样被语音逼疯的悲惨历程。


 


#听话的伪装#


    因为等待时间实在太过漫长,伪装老师决定去打一盘斗地主,突然发出了打错牌的惨叫,引起了猫猫的注意。



🐱:你别把游戏掉了,你切一下。


🐶:我切一下。



 


#充六块钱开启新天地#



🐶:我打错了,我本来三个2的。哎哟,哎哟气死我了,管他的。管他的!我就3000个豆。


🐱:充六元钱你就开启了新人生。


🐶:哎哟,心碎了。


🐱:快!充六块钱开启新天地,快快快。



    哇这句话和伪装老师下午对没有花木兰的猫神说过的「充钱才能使你变得更强」真是有异曲同工之妙呢,果然老铁就是老铁。


 


Game 6


    历经十分钟才排得进去的当然是经典局,滴滴,你们的好友——金身曹操已上线!因为lo主本篇只记录猫狗均参与的对话,而泰神疾步之嘴本局参与感极强,所以强烈推荐观看b站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16431989/版本,带表情包带字幕全面划重点版本,你,值得拥有。


【本局阵容选择:猫神-曹操;伪装-不知火舞;田春雪-牛魔;阿泰-百里守约;橘子-李白】


#无辜背锅+不知道出什么装备的怪猫#



泰:你(不知火舞)吃我线,怪猫你玩不玩!


🐱:我玩的上单!


🐶:花木兰残啦。


🐱:喂?哇!他们听不到我说话吗?


🍊:怎么啦怎么啦?


🐶:听得到听得到。


田:听得到。


🐱:我出什么装备?


🍊:出反甲出反甲。


泰:你是谁?你出什么装备都不知道你玩个鸡鹅!


🐱:我没玩过这个。


🐶:他曹操。



 


#演员曹操上线#





🐱:啊——


🐶:哈哈哈哈。


🐱:我越塔A不过他。那个塔打我好痛啊。


🐶:哎哟你,你真是个演员。


🐱:我没玩过,不怎么会,我玩这个英雄都是出全输出的。


泰:都是出全输出的kkkk。


🐱:黑切,破军,那个。


泰:上来黑切,破甲弓,冰脉,玩啥。


🐱:啊啊啊啊,啊啊。我跟七杀学的。



    七杀委屈.jpg


 


#我低电量了#



🐶:这花木兰没闪现,我站在这嘲讽她一波。






🐱:啊!没电了低电量了我。没事没事。


🐶:啊!你真的把我坑了!啊啊啊啊!


🐱:没事没事,我能走我能走。


🐶:啊你低电量,啊!


🐱:没事没事没事,我能走我能走我能走。一换一,一换一,不亏,我还拿了个buff,我还拿了个人头,一点都不亏。


🐶:我哔——你。


🐱:kkkk我低电量啦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


🐱:没办法没办法,这波没办法。低电量了,我醒了之后直接放了个二技能。


🐶:哦吼吼吼吼,是吗? 





#火舞救我#



🐱:哇哇哇哇哇,救我救我救我,火舞救我!





    火舞宝宝这个时候离你实在是有点远,救不了你了这位盆友。


 


#我这是为团队牺牲不是一个人的逆风#


   可怜的曹操在上路陷入了敌方五个人的包围圈,壮烈牺牲。



🐱:哇,全在上!兄弟别杀我!饶一命,饶一命。


🐶:你死啦。


🐱:饶一命,五个人!我的妈呀!


泰:这b简直是在送,这怪猫是演员。


🐱:哇,我这波牵扯,你说我在演,牵扯了五个人。


🐶:哦豁…好一个牵扯。


🐱:我跳出来让他看到我视野。我这是为团队牺牲,不是一个人的逆风,好不好?我,我这是为团队牺牲。


🐶:为团队牺牲kk


🐱:没人愿意做这个牺牲者,只能让我来当了。



     陈老师您说得对,我们受教了,为您的伟大牺牲精神鼓掌!




#演员曹操持续上线中#


    我们的曹操又双叒冲进了敌人的包围圈——



🐶:哇!这曹操开演啦!


🐱:哇哇哇,救我一下救我一下,奈斯!



    结果还是难逃敌手。



🐶:曹操开演了!


🐱:我反杀了一个!


🐶:有用吗?曹操这波。这波真是演员。


🐱:快走快走兄弟(百里守约),哇哇哇哇哇。哈哈哈哈哈哈。


🐶:这波曹操真是演员。


🐱:我看他敢踩雷,我就不服了。他在打蓝,他在打蓝,半血达摩,在草里打蓝。(火舞)冲进去,杀了他!咋这么怂呢!飞进去呀!


🐶:我肯定怂啊!像你一样哦!


🐱:飞进去瞬秒的兄弟!


🐶:我就是怂!



 


#不要为我发出尖叫#



🐶:哇!你边路好菜啊,猫。


🐱:哎呀,正常操作好不好。


泰:嘿嘿嘿。


🐶:kkk,我曹操至少也能carry。


🐱:不要为我发出尖叫声好不好~正常操作,真的是正常操作,鹅鹅鹅~我边路会玩老夫子,我不会玩曹操。我会捆,捆完就跑。



 


#厉害的装备#



🐱:等会儿我去卖,我准备出个厉害的装备。



    相信不用我考大家,大家也可以迅速回答我这个厉害的装备究竟是什么。




    对于猫神这一行为,在水晶被推掉之后获得了队友们这样的评价↓



🐶:猫,你真是演员。


田:猫神出金身复活甲。


🐶:kkk。


泰:这个猫神简直实在逗的,你能不能不要演,怪猫!


🐱:我没办法呀~我只能出金身复活甲进去卖一波,不会玩。


泰:哎呀笑死我了,怪猫真能演。


🐱:哎呀我曹操正常操作好不好。不要,不要惊讶。


🐶:kkkkk。



 


    在一片欢声笑语中,8月29号这一天漫长的排位就告一段落了。之后如果可以全部整理完的话,大概会把同属一天的排位合并成一篇,并统一设置目录,但是感觉一直到春季赛结束我也不能完成这项大工程(眼神死)。


    春季赛马上就要开始了,愿两位队长永远拥有热的血和冷的头脑,保持热情,一往无前。


    那,我们下次再见啦。